当前位置:首页 >> 建材选购

克莱斯勒破产保护的四是而非搭配

发布时间:2020-05-21 来源:建材选购 点击:1

克莱斯勒破产保护的“四是而非”

  克莱斯勒依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提出破产保护的申请。将在法庭的保护之下、在满足债权人债权要求之前,给予公司时间重组其业务及/或资本结构。与传统意义上的破产或清算不同,进入破产保护程序的公司业务照常进行,且其目标是通过这一程序产生一个有持续发展力的、财务更健康企业。

  申请第十一章保护的公司通常都能继续履行其对消费者的义务。同样,在申请保护之后,按照当前条款,也通常能够向供应商支付其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的费用。但是“自动冻结”通常禁止公司在没有法院授权前提下支付破产保护申请之前所收到的产品和服务的款项。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在破产保护过程中,公司的供应商变成公司的债权人是很常见的。

  记者观察

  破产保护的“四是而非”

  已经跌至全球汽车制造企业第12位、在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中排名第三的克莱斯勒终于获得一次“领先”——在纽约地方法院破产法庭的监管下,克莱斯勒进入“破产保护”程序。

  需要强调的是,“破产保护”程序是为企业摆脱“包袱”、恢复生机而设置,其目的是债务减负,而非对企业资产清算以偿债。这是美国政府对BtoC企业适用“破产法典”的谨慎尝试,显示了奥巴马政府的决心,而非信心。

  “破产”Bankruptcy来自意大利语“BancaRotta”,引申为“砸碎的工作台”。据说,这是意大利的传统,对超额借贷、无力偿债的手艺人进行惩罚——毁坏其工作台,颇有中国打破“饭碗”的意味。

  但是,在今天的美国,破产不是一件可怕的事。

  保护而非“清算”

  根据美国破产法典,破产可以是个人或企业申请破产清算(《美国破产法》UniteDStatesBankruptcyCode第7章),也可以是个人或企业申请破产保护(《美国破产法》第11章),二者为不同的进程。克莱斯勒现在进行的程序、通用汽车可能开始的程序都是破产保护,而非破产清算,二者具有本质的差异。

  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当个人或企业出现资不抵债,债权人或负债企业向法院申请破产,企业运营完全停止,成立清算委员会或指定托管人,对企业资产进行清算,并依据法律公平有序地偿还债务。在美国,负债企业如果希望继续运营,避免对其资产进行清算偿还债务,就必须根据破产法第11章的条款向破产法院申请重组,亦即破产保护。破产保护的宗旨是通过对负债企业的债权债务结构进行重组,允许企业用未来的收益偿还现有的债务,帮助负债企业摆脱资不抵债的状况并恢复实力。根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的规定,一旦负债企业向破产法院提出破产保护申请并获得批准,破产法院将下令暂时中止债权人针对债务人的债权主张。这将给负债企业提供一个喘息的时间,获准破产保护的企业可以保有其资产并继续运营,同时可以利用这一时机着力解决其困难,提出重组计划,改变其资产结构,最终走出困境,结束破产保护的状态。

  重组而非清盘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所谓重组(reorganization)包括财务重组和业务重组,前者是伤口止血,后者则是苕自愿;乃松恢复造血。只有重建(restructure)企业财政,才能使企业能够继续营运;只有重组业务线,才能为雇员提供就业,向债权人清偿债务,为股东带来回报。

  在正在进行的克莱斯勒破产保护案中,“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nitedAutoWorkers)代表的克莱斯勒5.4万名员工和11.5万退休人员同意消减己方福利”,就是对债权人的让步。

  在不良资产切割、产业结构调整、核心业务重组、冗余职员遣散之外,通用汽车据分析同样需要面对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代表的通用汽车员工——面对退休及遣散员工的医疗保险、养老保险,面对在职员工的劳动薪酬及福利;此外,通用汽车也要面对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债权人,需要债权人同意将部分债务转为股权、同意救济贷款获得更高的清偿优先级别。

  决心而非信心

  克莱斯勒在4月的最后一天提交破产保护申请,绝对是奥巴马政府刻意之举。无论周期还是规模,克莱斯勒的破产保护案不过是为通用汽车实现平稳着落而进行的一次“现场彩排”——所有的角儿都是带着戏走。首先需要肯定的是,奥巴马政府不会坐视通用汽车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无论是美国消费者的消费信心,还是美国社会经济的平稳回升,通用汽车都需要“恢复健康”;其次,通用汽车的负债规模、员工数量以及债权人预期都远超克莱斯勒,其破产重组之路必定更加艰难。

  已经走过百年的通用汽车,退休员工的医疗保险、养老金支出已经成为重负。据2002年统计数据,通用汽车退休员工与在职员工的比例达到2.5:1,仅养老金分摊至单车的成本就达到1350美元,而单车销售的利润不过800美元;在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的推动下,不仅在职员工的时薪达到同行业外资企业的两倍,被解雇员工还可在数年之内每月领取70%工资的补偿款……

  虽然包袱沉重,但无论重建财政还是重组业务,通用汽车都要谨慎考虑对终端消费信心的影响。这也是奥巴马政府急于以克诊断死链接莱斯勒试水的原因。

  治病而非仙丹

  根据《美国破产法》,破产保护确实可以使债权人暂时停止债务主张,使企业获得喘息的机会;使债权人与债务人达成“债转股”、放弃权利等协议,使企业减轻包袱。但是破产保护并非包治百病,关键还在于企业决策层的远见及重组计划的效率。

  美国大陆航空公司(ContinentalAirlines)曾于1983年至1986年、1990年至1993年,两次经历破产保护,其间更换了10位首席执行官,直到戈登·贝休恩出任总裁。重组之后的大陆航空在航班准点率、行李安排率、乘客申诉处理率、座位超卖率四项指标保持行业领先地位。2005年3月,美国大陆航空公司在11家申请公司中被美国交通部选中,成为首家提供北京每日直航纽约航班的美国航空公司。但是,破产保护也非灵丹妙药,美国航空公司和泛美航空公司就重组失败,从破产保护转为破产清算。

  克莱斯勒、通用汽车的自救能否顺利,与政府政策、债权人主张无关,与破产或保护无关。一切还要靠自己。

骨质增生
轻度心梗怎么治疗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

上一篇:7月国产车价格以升为主进口车价格小幅下降搭配

下一篇:德国否认砸钱补贴电动车传统汽车不提税搭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