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烽起血月第十三章一洼池鱼节能

发布时间:2020-09-30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烽起血月 第十三章一洼池鱼

落霞客栈位于栖霞镇的镇中,是阿基诺正面临着也许是出任总统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方圆几十里内唯一的一家客栈,生意一直红火,尤其是老板娘的一道麻婆豆腐,做的鲜香麻辣,一如老板娘的本人。

所以无论是贩夫走卒亦或是达官显贵都宁可多绕些路,也要打尖在落霞客栈,顺带着吃上一口老板娘的豆腐。当然,吃什么豆腐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可好景不长,近几年边关战乱不断,往来商旅近乎绝迹。连带着客栈的生意一落千丈,日渐萧条。

虽説是一大早,可掌柜的便百无聊赖的趴在柜上,拨弄着手中的几颗算盘珠子,店内的一名年轻伙计则索性趴在桌上假寐。而老板娘则是搬了张椅子坐在门口磕着瓜子,不时的四下张望。

见贾仁与徐浩三人一路行来,随即精神一振,放下手中瓜子向贾仁抛了个媚眼。

“哎哟,贾保长可是长远不曾来了,今日可是得空来吃奴家的豆腐了?”老板娘嘴上调笑着贾仁,一双水汪汪的杏花眼却是从头至脚好好的把徐浩打量了个遍。

“这两位公子是?”老板娘盯着徐浩,媚眼如花。

贾仁扫了一眼老板娘胸前的鼓鼓囊囊,笑道。

“你个婆娘,大清早的发什么浪,昨晚你家掌柜的没能喂饱你?”

贾仁正了正脸色继续道:“今日有正事找你,我们进屋説话。”

老板娘白了贾仁一眼,故意挺了挺那饱满的胸脯,摇曳着两瓣丰腴的屁股往店内走去。

看的一边的邱胖子直咽口水。

三人入得店内,店堂还算敞亮,贾仁与柜上的掌柜打了声招呼,diǎn了一壶香茗,四碟零嘴。三人方才落座。

伙计为三人沏上了茶,又趴回桌上继续闭目养神。

贾仁开门见山,把来意与老板娘説了一遍。

“洪爷?昨日天刚擦黑的时候,店内后院厢房确实住进一个自称洪爷的汉子,一不贩商二不走镖,看着也不似个旅人,只説在此等人,可能要住个三两天。”老板娘回忆道。

徐浩与邱胖子两人对视了一眼,徐浩拱手对老板娘説道:

“那洪爷等的人就是我们哥俩,烦请姐姐着伙计为我们通禀一声。”

一声姐姐叫的老板娘眉花眼笑。

“弟弟一张xiǎo嘴可真甜,姐姐这就着伙计去为弟弟通禀。”説完抛了一个媚眼给徐浩。

那伙计瞥了眼徐浩他们,极不情愿的慢悠悠向后院晃荡着走去。

“你这懒骨头,这段时日越发惫懒了,可是欠老娘拾掇?”老板娘雌威大发。

那伙计听的一个趔趄,头也不敢回的迅速加快步伐。

桌上三人不禁莞尔。

不多时,通往后院玄关的布帘被掀开来,一个光头汉子大步而出。店内的伙计紧随其后,轻声与大汉説了几句随即抬手往徐浩这边指了指。

那汉子也不搭话,径直走向徐浩他们的桌子,一屁股坐在邱胖子的上首,随后端起胖子身前的茶盏饮了个干净。

邱胖子也不敢言语,只是抬起屁股往徐浩那边靠了靠。

此人正是昨日官道上相遇的骑马汉子。

“洪爷请了,老朽是栖霞镇的保长,今日得见洪爷实乃三生有幸!”贾仁拱手首先开腔道。

不想那洪爷连正眼也未瞧贾仁一眼。只是斜着眼睛打量着徐浩和邱胖子。

“昨日我们见过?”少顷洪爷问道。

“没错,昨日在官道上,我们还险些相撞。”徐浩把玩着手中的茶盏説道。

“那你们今日可是来赎人的?”

边上贾仁拱手又欲説话,直接被洪爷一个冷哼打断。

“贾保长,给你脸你得兜着,往日我们山上的兄弟可曾为难过你们栖霞镇?怎么现在贾保长连我们兄弟在镇外的买卖都要横加干涉了?”

“给脸不要脸,即然如此就别怪兄弟我打脸了!”洪爷继续説道。

“后日午时,着你准备五百石粮食,一千两白银,送到镇口,我们自会有人来取。”

一听这话贾仁顿时慌了。

“使不得啊,洪爷,这可使不得,栖霞镇近几年过得也不易,一直苦苦支撑,亏的山上山下的各路朋友照应着才勉强维持,哪还有多余钱粮可孝敬。”贾仁连连拱手相求。

“既然话説到这份上了,那兄弟我也不藏着掖着了,这次下山我们原本就是冲着栖霞镇来的,至于他们。”

洪爷用嘴努了努徐浩和邱胖子继续説道:“搂草打兔子而已。”

贾仁听完这番话瞬时傻眼,这叫个什么事?原本是做説客来的,怎么转眼自己倒成正主了。

徐浩和邱胖子也是一脸郁闷,敢情搞了半天自己是城门旁的一洼池鱼,被栖霞镇给殃及到了。

此时贾仁再也无暇顾及徐浩和邱胖子了,只是一味哀求洪爷能放过栖霞镇。

被説的烦了,洪爷横眉怒目的一巴掌拍在桌上,茶水溅了一桌,把店内正瞌睡着的掌柜和伙计都吓了一跳。

“下山时,我大哥交代过,跟你贾保长还有个一面之缘,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撕破脸皮,所以我们马队才没进的镇子,我们山上现下不易,请你贾保长行个方便,日后栖霞镇的一应事务都由我骑云帮帮衬。”

那伙计战战兢兢的过也将在中国国内提高品牌效应。 (新浪房产)来抹干净桌子又续了茶水,便躲的远远的。

待那伙计走远,洪爷又继续道:“就这diǎnxiǎo事,你便啰嗦个没完,惹的大爷我火起,一把火烧了你这个鸟镇子。”

至此,贾仁便不敢再言语了,只是耷拉着眉毛一脸的苦相。

随后洪爷又转头对徐浩説道:“两位可备好赎金了?三千两白银,买的可不仅仅是那一老一xiǎo,昨夜你们进镇的拢共有三百六十八人,不知道是否有错?”

话説到这份上了,徐浩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敢情现在自己这些人还有栖霞镇都被骑云帮给包了饺子了。

“你们两个我给你们十天的功夫筹措银两,栖霞镇则必须是后天午时交粮交钱,我看你们今日身上也未带银两,话我已説的差不多了,要钱要命你们自个商量着办。”説完洪爷便起身离去。

邱胖子本想起身追去,可却被徐浩一把拉住。

那洪爷在进后院前又转身扔了句话,“现下的栖霞镇已经被我们围成了个铁桶似的,如若你们想派人出去求援,不妨可以试下。”説完这句话,洪爷便头也不回的进了后院。

此时店内,连带着掌柜伙计都是一脸的愁容,连老板娘也收起了狐媚眼儿,一脸的担忧。

徐浩三人起身告辞,临走前贾仁交代千万莫把这个消息透漏出去,以免造成慌乱,洪爷可是警告过了的,擅自出镇的话,真有性命之忧。

三人出得落霞客栈,徐浩提议去贾仁家里坐坐,贾仁索性又回到客栈打了几斤酒,切了diǎn牛肉一并带回家里。

再次回到贾仁家里,徐浩也不再见外,洗了三副碗碟给三人都倒上了酒。

未等徐浩説话,贾仁便一口气把碗里的酒喝了个底朝天。

胖子依葫芦画瓢,一碗酒下去,辣的眼泪鼻涕齐流不説,还差diǎn呛的一口气没接上来,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被这邱胖子一闹,本来一直绷着脸的贾仁,脸上也出现了些许笑意。

徐浩又为贾仁和胖子添上酒。

贾仁又抿了一口酒,放下酒碗,重重的叹了口气。

“哎,这次栖霞镇看来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大不了给粮给钱,诺大个栖霞镇难道连这些钱粮都拿不出吗?不至于保长説的如此严重吧。”徐浩不解的问道。

“徐公子有所不知啊,如若只是一个骑云帮,这些钱粮,我们栖霞镇咬咬牙给了也就给了,只当花钱买个太平。”

贾仁抿了口酒后继续説道:“可之前,已经有不下三个匪帮向我筹措过钱粮,都被我给搪塞了过去,如若骑云帮这个先例一开,那我栖霞镇的境遇可想而知,至于骑云帮答应的帮衬,我想连三岁孩童都不会相信的。”

徐浩知道,贾仁説的都是事实。

“徐公子,对不住了!”説完贾仁站起身子,朝徐浩和邱胖子两人敬了敬便仰脖一口气喝完了碗中的酒。

惊的徐浩和邱胖子两人慌忙捧碗站起。

“保长説哪里话了,这又和你们有什么瓜葛了,只是我们自己时运不济撞在骑云帮的枪口上了,怪不得旁人。”徐浩忙开解贾仁道。

贾仁摇头苦笑着坐下身子,“如若那骑云帮主秦天来了的话,或许还有挽回余地。”

听了这句话,徐浩突然眼前一亮。

忙向贾仁请教道:“请问贾保长,可知这骑云帮一共有多少帮众,多少马匹。”

贾仁思虑了一会道:“骑云帮前几年鼎盛的时候帮众据传有三百多人,马匹两百来匹,近几年帮众流失不少,料想不会超过两百人。”

“徐公子,你问这个做什么?”莫非你想冒险回虎门搬救兵”

徐浩端起酒碗,轻轻的抿了一口,一股辛辣直冲口鼻。

也不回答贾仁的问话,只是望向院子里长的正茂盛的一株丹桂。

没头没脑的説了一句:“山上风景可好?”

张掖白癜风好的医院
四个月宝宝能用丁桂儿脐贴吗
固原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上一篇:共115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此三首绝节能

下一篇:又带来了其最新作品山楂林的故事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