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闺门令115为何不杀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25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闺门令 115 为何不杀

回到陈府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起来,陈府的大门也已经打开,有不少小厮丫鬟在里面忙来忙去准备着这一天。

俞知乐趁着无人注意的间隙,赶紧朝着自己住的院子跑了过去,到了院子里,箫任和锦初的身影完全不见,看来她还是来晚了一步,箫任已经将自己不见的消息告诉了锦初。

她又赶紧跑到陈天明的院子里找他,幸好还算不晚,锦241.9初正在陈天明的屋子前焦急的敲着房门,身旁的箫任抱头蹲在了地上。

俞知乐上前几步将锦初的手制止住,锦初看到她原来紧缩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小姐!你去哪里了,真是吓死我了!”并将于当日签署合作意向书

箫任也是一下就站了起来,呆呆的看着俞知乐。

俞知乐摸摸箫任的头,又捏捏锦初的手,“抱歉,让你们担心了,但我现在不是安全的回来了吗,一切都没事了。”

锦初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箫任用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谁呀!”门“咯吱”一下打开,陈天明披着外衣站在门里面打着哈欠。

俞知乐将锦初推在自己身后,笑眯眯的和陈天明打了一声招呼,“嗨,陈大人早。”

陈天明揉了揉眼睛看了眼天色问道,“这么早俞大人过来有事吗?”

“没事。”俞知乐温和的笑着,一边将门又给陈天明合上,“我就是过来跟你打个招呼。”

“哦。”陈天明原想退回去,但又将门再次打开,“对了俞大人,昨晚有一件事没有来得及和你说,你让调查的李立死亡的树林的人回来了,说是搜遍整个树林都没有找到上吊的地方。”

俞知乐微笑着帮他把门合上,“知道了陈大人,你接着睡吧。”

陈天明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关上门塔拉着脚步又回去了。

“你们两个也是,赶紧回去休息吧。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俞知乐又将箫任和锦初两人撵了回去。

最后剩下她一个人,她去了一趟元倧的院子,原本是想将这件事和元倧商量一下,但去了院子里发现元倧并没有回来。

沈瑛从让她今日找到立子哥。时间有限,她需要仔细考虑一下才是。

吃了些早饭补充里体力以后,俞知乐又换了一匹马牵了出去,她直奔沈瑛从的府邸。

到了之后是殷月出来接的她,虽说殷月对她仍旧没有笑脸看。但是比之前温和了不少。

殷月将俞知乐带到沈瑛从的屋子里面,沈瑛从恰好半靠着床边由侍女在喂药。他看到俞知乐进来,示意侍女将药碗放下离开,一脸的玩味,“怎么?刚不见本王就这般想念?”

左右的侍女都退了下去,除了殷月。

“我来就是为了和你要一个令牌。”俞知乐随便找了一个椅子坐下,“你说是让我找人,但有些地方只怕是你进得而我进不得,我要一个可以证明你身份的令牌,这样才算是公平。”

“给她。”沈瑛从回答的很干脆。以眼神示意殷月。

“主子!”殷月一向面无表情的脸现在终于有了一些情绪波动,“万万不可,如果她拿您的令牌做了其他勾当该如何?”

沈瑛从皱眉向着殷月看去,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殷月犹豫再三,还是不情愿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东西,塞在了俞知乐手中,哼了一声。

“多谢。”俞知乐将令牌一扔又接回了自己的手中,“那么告辞了。”她将令牌插到了腰间,转身出去。

等俞知乐走后,殷月重新拿起药碗坐在床边打算喂沈瑛从。沈瑛从将药碗结果一饮而尽,殷月将碗拿了过来并没有离开仍旧坐在床边,目光看着药碗似是有些发呆。

沈瑛从也没有管她,自顾自的躺了下来闭目养神。

沉默良久。殷月终于问道:“主子,你为何不杀了李立,还费那般周折。杀了李立,就算那位小姐能耐再大,她也没有翻身的可能。”

她的话音落下,屋里寂静如常。没有人回答。

等了一会,殷月起身下床,跪倒在地重重一磕,“属下知错。”

“出去。”沈瑛从的声音喜怒难辨。

“谢主子,属下告退。”殷月站起身来轻轻的退了出去。

而这边俞知乐自从出了沈府已经在岚山城里面转了好久,一时也没有头绪,这岚山城里这么大,找一个人确实很困难。

这一转就转到了下午,她骑马找了几个可能在的地方,但是都没有立子哥的踪影。

之后俞知乐干脆找了一个山清水秀人烟稀少的地方,停下马来,认真的思考分析了一番。

如果立子哥没有死,那么那具尸体又是谁?这几日并没有听说这岚山出了命案的,所以就排除百姓,排除立子哥在百姓家里的可能。

这人死的悄无声息,上吊经过仵作的检验,确实是那具尸体的真实死因,那痕迹线条完整,不像是挣扎过,这就说明这个人是自愿赴死,然后被人扔到了树林里面。

他的脚趾甲异常长,而且里面有不少的脏污。

自愿赴死……

俞知乐突然灵光一闪,这世上只有那个地方才能让人自愿赴死,而且留了相当长的指甲。

那就是牢房。

只有囚犯才会因为长时间不能清理个人卫生留了很长的指甲,只有死囚才会自愿被吊死,这说明沈瑛从一定是许了很丰盛的报酬。

她连忙策马狂奔了过去,则岚山的牢房只有一座,那就建在陈天明府上不远处,挨着衙门。

到了牢房门口,守卫的侍卫将俞知乐拦下,直到俞知乐出示了那块令牌之后才将她又放了进去。

看到这些守卫的反应,俞知乐更加确信立子哥被关在这里,如果不是这样,那这些人看到沈瑛从的令牌之后为什么会放自己进来。

她进来之后立马问了狱卒关押死刑犯的地方,那些囚犯见有人进来,全部趴在了牢笼边伸长了胳膊,披头散发不知道在说着些什么。

俞知乐躲过这些人想要拉住她的手,一间一间的牢房找了下去,终于在最里面的牢房里看到一个身影,不似那些囚犯伸长手,而是躺到在地上。

俞知乐定睛一眼,那不是立子哥是谁!(未完待续。)

解表药
孩子腹部胀气怎么办
石家庄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

上一篇:仲夏夜记趣节能

下一篇:17岁时一夜爆红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