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br王跃文日前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26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完全可以悠游自得王跃文

日前,王跃文偕新版“王跃文作品”亮相上海书展并签名售书,反响热烈。这套定位独特、制作精美的作品引起了读者的极大兴趣。此次湖南文艺出版社推出王跃文9部作品,包括长篇小说《国画》《苍黄》新版,以及小说集、随笔集。对把他冠以“官场小说第一人”的界定,王跃文认为是粗暴的小说类型化概念,但他表示争辩也是徒劳,称:“我一直被误读了。”

从《国画》到《梅次故事》再到《苍黄》,王跃文刻画了一批生存于政治生态中的人物,对权力重压下人性的异化也毫不留情地作了描写。因此,社会上有人视他的作品为“官场必读”、“官场进阶”读物。对此,王跃文表示,自己的小说满怀着深沉的忧患意识,显示着凌厉的批判锋芒,“但有人觉得我的小说是官场教科书,我似乎成了教人学坏的黑暗教主。这既违背我小说创作的初衷,也并非读者阅读的真实体验。”他强调,一部小说就教坏了一个人,没有那么简单,“一个人读了十几年正经的好书,结果一本坏书就让所有的正面教育归零了,那么所谓的正面教育是否太脆弱、太虚假?”

不少读者喜欢使用“西州无好人”、“《苍黄》无好人”之类语言表达对王跃文所刻画世界的读后感。但是,王跃文称他并不希望给任何人贴上简单的道德标签。他强调,一直在写官员,写体制,归根结底是要落到具体的个人和人性中。“我的小说,不论是《国画》《梅次故事》《朝夕之间》,还是《苍黄》,都不是绝对灰色的,更不是黑色的。我的所有小说中都有很温暖的人物,如《国画》中的梅玉琴、曾俚、卜未之,《朝夕之间》里张家口军分区召开宣布命令大会的朱怀镜、陶凡,《苍黄》里的李济运、朱芝,等等,都是可亲、可爱的。《苍黄》中的熊雄前后判如两人,事实上仍是一个人。他是体制人的典型形象,失去独立人格,服从游戏规则。惟其如此,他才能在官场混下去。”

王跃文称,作为作家,或作品,他一直是被严重误读的,比如所谓官场小说的说法。但他并不介意别人对我的所谓官场小说的类型化界定,“有时我会调侃:假如粗暴的小说类型化概念成立,那么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就是渔业小说,雨果的《悲惨世界》就是犯罪小说,《红楼梦》则是青春小说,《西游记》则是穿越小说。”对此冠名,王跃文说他很明白,“争辩也是徒劳的。”

王跃文透露,他离开官场是因为自己想写小说。“古时候官员不会写诗做文是件很没面子的事,现在官员写诗作文反而成了没面子的事了。人在官场而爱好文学,稍有不慎就被人看作另类。”他相信中国官场这种对待文学的反智风气不会永远沿袭下去。

(:李央)

如何选择软肝药品
宝宝积食呕吐怎么办
脉管炎

上一篇:导演没有按照以往的警匪片戏路开始节能

下一篇:尼坤公开示爱女友粉丝留言累感不爱节能

相关阅读